您当前位置:张恩东摄影 >> 游记与视频 >> 浏览文章

张掖——绚丽的七彩丹霞

日期:2019年08月13日         文章点击数:
         夏日的张掖骄阳似火,阳光下的热浪炽烈烤人,顶着烈日走进景区,上次来时的大门已经面目全非,如今的停车场和游客中心人头攒动,进出游人络绎不绝,看来这里已经是成熟的景区了。 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地貌风光,也更喜欢张掖的七彩丹霞。在中国七个最美的丹霞地貌中,六个都在南方的湿润地区,唯独张掖丹霞是在干旱的西北地区,虽然没有水缺少了植被的生机,但它寸草不生裸露的胸襟,充满蓬勃张力的阳刚之气、处处洋溢着浓烈色彩的粗犷之美。张掖丹霞就像是坦荡豪迈的西北汉子,无需精雕细刻,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已经把它打造成气势磅礴、苍劲雄浑、五彩斑斓、风采奇妙的原始之美,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美的享受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的夕阳无限好,遗憾的是日落时分已经停止了售票,索性选择丹霞山下的酒店住下,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际,我小跑着上到酒店对面的山包,这里距离四号观景台很近,眼前寸草不生的广袤丘陵一望无际,连绵起伏的山地上交织着夕阳的暖光,山丘上五颜六色的条纹在夕阳下愈加的浓烈,西方的天空彩霞映红了半边天,我安静的坐在山顶上,看落日的浸染,看夕阳的退隐,此时的这里没有闹市的嘈杂,没有喇叭的干扰,也没有游人的喧嚣,在微风的吹拂中享受这份安宁。


张掖——绚丽的七彩丹霞

        丹霞的日出也是迷人的,第二天清晨,天还灰蒙蒙的,我已经来到了观景台上。此时万籁俱寂的黎明,轻轻吹过的清风,世间万物似乎已经凝固了。当东方放亮,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本该有的红晕,当太阳从山的那端升起,浓密的云渐渐散去,老天真是惠顾,一轮红日冉冉升起,站在高高的观景台上,遥望四周连绵不绝的丹霞地貌,旭日照耀在七彩山上,色彩绚丽,明艳斑斓,光影交错中显得层次更加的鲜明,远处巍峨的山峦,在朝阳的映照之下,染上了一层金黄色,显得格外的美丽,就连那天边洁白无暇的云朵也变得火焰一般鲜红。丹霞山的日出太美了,美到天与地红到了一起,美到视力所及都是一个七彩的世界,此情此景,只有震撼和感叹才能表达内心的激动,也只有指尖上跃动的快门才能表达对大自然的敬畏。
        太阳升高了,明亮的晨阳洒满大地,一座座山丘露出了它的光彩,一片片丹霞七彩绽放,我迫不及待的从一个观景台到另一个观景台,放眼四望,一处一景,真是无处不精彩。金黄色、白色、红色三种色彩相互交替着从我的眼前向前一直延伸出去,表面细腻的沙砾清晰可见,层次分明。徜徉在山丘的木质栈道上,仿佛行走于色彩斑斓的童话世界,环顾四周,但见山峦叠嶂,道路蜿蜒,炊烟袅袅,按下快门宛如一幅风景名画,穿行其间,感到精神振奋、心旷神怡,这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独特美景。此情此景,无论用多么美丽的词语都难以描述张掖丹霞的神奇。
        欣赏之余,我好奇丹霞山的神奇地貌,更好奇它的成因。原来丹霞地貌发源于侏罗纪第三时期,形成于一亿四千万年前。是喜马拉雅山运动中发育形成的红色岩系。随地壳抬升、山体崩塌保留下来的红色砂岩,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形成的红色奇岩怪石。1938年,构造地质学家陈国达把这种红色岩层上发育的地貌称为“丹霞地形”。纵目丹霞地貌群,怪石如林,变化万千,似物似景,堡状、锥状、塔状,似人、似物、似鸟、似兽,形象各异,栩栩如生,组合有序,如“万古今城”,似千年石堡,真可谓“横看成林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。它是漫长历史时期地壳运动的产物,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。
        我见过国内外好多地貌风光,却独赞张掖丹霞的美,它美在色彩和景色的粗犷,它没有喀斯特地貌那
样精巧,也不像雅丹地貌那样色彩单调,更没有“魔鬼城”里风声鹤唳的恐怖,它却有着动态中的静止,粗犷中的精致。
上一篇:风景如画的斯洛文尼亚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没有了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2010 张恩东 版权申明: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..     站长统计